寒冬來臨前,秋末時短暫的夏日
印第安夏日也被稱為神的禮物
如果淋到這場雨會不會得到神的禮物
究竟是神的禮物或惡作劇
要我們淋一淋才知道吧?金洙元先生


電視裡的女主播居然直呼電視機前觀眾的名字…
開頭就用這麼…超現實的手法,真令人期待值瞬間飆高(笑)
其實看得出來,編導有意打造很有奇幻感的愛情喜劇(應該是喜劇吧)
放進後面的靈魂互換、奇幻之森、愛麗絲夢遊仙境、人魚公主等非現實元素
其實是一種很令人難以想像的挑戰
做得不好會被觀眾罵瘋子,做得好就是讓觀眾變瘋子
但現在看來是後者?(笑)

淺淺的說一下心得
其實要分集來細講不太容易,因為這齣戲最成功的就是整體構圖很棒

金洙元- 身陷夢幻的愛情還能堅持理性現實的思考路線令人牙癢

這位男主角,算是我看過難得在韓劇第一集就開始走戀愛模式
比起「一見鍾情」,「冤家變親家」的模式在韓劇中還比較常見
不是在互看不順眼的過程中慢慢瞭解對方、喜歡對方
而是一眼鍾情之後才開始質疑自己的眼光,試著消除這種可笑荒唐的執戀
理智知道對方和自己並不相配,但是情感上卻無法放下對方
天天和自己戰爭的複雜心理,理智和情感的交戰讓金洙元成為史上變臉最快的男主角

先從金洙元的機車……基本性格來看:

一、幽閉恐懼症
形成原因尚不詳,推測和以前的意外有關
反應在:天冷也要開敞篷車
        不坐電梯,寧可高傲的佯裝巡視樓層搭手扶梯
        住處空間廣闊無邊,挑高的天花板,看不見邊界的庭園
        寧可爬樓梯爬到喘死,也不坐電梯
        進到隧道、狹窄的更衣室,盜汗、幾乎喘不過氣

二、標準的無神論者,相信愛情只是短暫荷爾蒙作祟

「愛情,自然有人認為它很重要,但是,被所謂愛情的荷爾蒙疾病誘惑
  無視家世學歷能力、語言不通、水準不符,卻用嘴對嘴代替,你認為這是對的嗎?」

所以有句話說「鐵齒的人,報應總是來得特別快」

不但陷入不能用常理解釋的一見鍾情,對象還是學歷能力家世差了半個地球遠的女性


所以接著來介紹一下金洙元莫名嚴重的「相思病」

金洙元是很典型的「腦子跟不上心 Update 的速度」

當他被身為特技演員的羅林臉上認真的表情、晶亮的汗水所吸引
他的腦子第一次完全罷工
當他腦袋放空,暫時丟掉所有現實因素
他所有的思緒都繞著吉羅林轉,他著迷的盯著吉羅林
他無法克制自己像個奇怪的搭訕男子莫名熱心的著急她的傷勢、帶她就醫
甚至計較起她穿著oska的襪子,有了吃醋的心思

更令人驚訝的是,為了送她回家,他說:「如果蓋上車篷,妳會想坐嗎?」
從來只會勉強別人的金洙元,卻為了這第一次見面的女人勉強自己
只為了想跟她多相處一些時間(我是很懷疑那瞬間他可能忘記自己有幽閉恐懼症)

羅林問為什麼,他回答:「想要飛上藍天、想要幸福,需要理由嗎?」
飛上藍天是鳥類迫切的本能欲望;想要幸福是人類為了繼續生存下去的本能欲望
能言善道,向來不會比喻失當的金社長,到底是懷著多麼迫切的期待?(笑)

於是這麼迫切的期待形成了幻聽和幻覺

『人與人之間一旦邂逅,就不會失去對方。
  就好像即使無法和她在一起,也可以想像她在這裡的情景。
  如果她在這裡,會說些什麼?如果她在這裡,會怎麼做?』  —江國香織《神之船》

他總是想像最近一次見到的她的模樣
想著想著理想型就成了「她」的模樣
想像她溫順乖巧的陪在他身邊,他想像中的她,亦步亦趨的跟著他
沒有冷嘲熱諷,卻是有些寵他的笑「你這男人,動不動就要人負責。」
一見鍾情之後,當他沒用腦子思考國家大事,心裡就自動填滿她的影像
再一次看見活生生、會笑會動的她,他望著,癡迷的戀,又深了一層
現在坐在我眼前的那女人,比整天縈繞在我腦海裡的那女人,還要帥氣百倍。」

然而具有夢幻條件的男主角,卻老是反問超現實派的問題,潑觀眾冷水

「我這種人會喜歡上妳這種人,妳認為這話現實嗎
  我看妳有些誤會,才告訴妳,排隊想跟我結婚,學歷、家世、外貌樣樣優秀的女人
  光照片都可以堆成一棟大樓
  可是妳呢?學歷、家世、能力、年齡有那一樣可以配得上我?有的話就舉手。」

「我好像第一次遇到無法招架的女人
  沒有優秀的家世、能否給我的子女遺傳優良基因的女人
  這種包包到底值多少錢?我第一次好奇這種事
  妳如果有為我著想過,就會在出們之前先檢查自己
  我不至於是為了收兩千塊把妳叫到這種地方的人吧
  不見我活不下去?沒有好一點的包包?情況不允許?還是沒有錢買?
  我該不會為了一個包包都買不起的女人,整天以兩千塊為藉口在心動吧?」

當金洙元開始用腦袋思考,理性暫時跑回來說出口的話
都會讓聽的人很想拿個什麼東西打蠢他腦袋(例如一般民家即可取用的板凳
我只能這麼想:陷入愛情的金洙元是起乩後,用腦袋思考的是起乩前

他一再質疑自己怎麼會喜歡這種女人,分開來看每個條件都沒有可論之處
每次他發現她的不足,便會一再質疑這樣的感覺是不是短暫的迷戀或錯覺,
但是無論質疑或嫌棄多少次,他還是回到那個原點—不斷想著她、牽掛她、想要見她

洙元是很矛盾敏感的人,富有哲學家思辨的精神
一般男主角愛就愛了,家世不是問題、價值觀不是距離
他深深依戀羅林,但常常會說出讓人幻滅的話,讓羅林有被耍的感覺
但事實上那些狠毒的話更多是為了攻擊迷戀羅林的自己
想要找出更好的說法來解釋或破除自己這種不理性的迷戀
因為他不相信也不能相信他輕視的愛情就這麼沒有通知的報應到他身上
為了「愛」一個女人拋棄全世界,是童話卻不是他所處的現實

所以他給自己一個迷戀期限「三個月」,三個月看膩她以後,或許他就會清醒
所以他把羅林歸為「人魚公主」,就像夢幻的泡泡,曾經美麗,但終究會消失
所以他對母親說「等我真的愛她愛到死去活來再來拆散吧

這話聽來殘酷,
護衛羅林的成分,有。暫時轉移母親的注意力,別一開始就硬碰硬。
保護自己的成分,有。別一開始硬碰硬,就要他在還不確定的愛情和財富之間選擇。
給他的感情留後路,有。現在不斬草除根,給他們多一點時間自在的相處和相愛,
等到真的愛深了,就沒有選擇的必要,因為到那時是連拖都拖不走的,木已成舟。

奸詐的金洙元,千迴百轉的金洙元,他腦袋裡習慣分分秒秒拐三百六十五個彎,
但是只拐一個彎的羅林自然覺得很受傷。

但當他想花費力氣拐彎抹角、找遍藉口見她、找她,甚至不惜放下自尊說要當人魚公主
金洙元已經沒那麼聰明了,已經像隻笨蠶,作繭自縛
他已經愛上她,但因為她說不愛他,他有點徬徨,他要假裝他也沒那麼愛她
畢竟他是個商人,在沒有得到相對的回應,他也要將他表現出的感情設下停損點
雖然他表現出的思念、期待、喜歡都已經遠超過他的停損點

而當她就像童話中的公主走進他的現實,佔據他所有的視線
深情、專注的只望著他、對他說:「我是來見你的。我可以不當人魚公主嗎?」
他所有的防線徹底崩潰投降

『世界在我掌握中,但我卻掌握不住自己,控制不住對妳的感情』-王爾德

他在他掌握的世界(百貨公司VVIP聚會)放掉所有自尊、理智、顏面

「如果妳身邊有人持有百貨公司的股票,勸他趕快賣掉,因為社長被一個女人迷住了,
 正在敗壞他一生一世的接管合併事業(婚姻)。」

只因他掌握不住自己,再也控制不了也不想控制自己對她的感情
因此在眾目睽睽之下,忘情的擁抱她、親吻她、感受她,確定他們之間存在的是愛情
確定他們相愛,確定經過長久的等待後的此時,終於實現他夢寐以求的甜美渴望

 


吉羅林—身陷夢幻的愛情童話卻戰戰兢兢、如履薄冰,懸梁刺股逼自己清醒


也許是過早獨立或是現實拖磨,她的小女兒心思只在迷戀奧斯卡時盡情展現,
其他時間以大局為重、以團體為重、以夢想為重、以生活為重

因此洙元一開始的過度關心,她沒有放在心上,只當有人閒著沒事尋她開心找她麻煩
可是當這個奇怪又長得不差的無業遊民老是出現在她面前
說些像是告白卻又惹人生氣的話,以及關心連她自己都忽略的身體和傷口
這個奇怪的傢伙,莫名的讓她在意起來


要說林導演和洙元的差別,也許性格決定愛人的方式
林導演內斂傳統、愛在心裡口難開,多用行動表達關懷之意,但是嘴巴實在太拙
表現關心的話居然是「妳死了嗎?在哪間醫院?」
今天如果導演是男主角,或許會出現一個女主角從他冷漠的話語發現真愛
但可惜他不是這齣戲的男主角
所以默默的關懷,只被發出父兄般的好人卡,嗚呼哀哉

金洙元則是相反類型,有疑問就要說,有感覺就要坦白

羅琳:你為什麼要纏著我?
洙元:為什麼問我?
羅琳:那要問誰?
洙元:問妳自己啊,妳總是出現在我眼前要我怎麼辦,不見面也總感覺在一起,
      妳讓我怎麼辦?
      金壽無限烏龜和丹頂鶴,我天天晚上念這個
      我被逼成什麼樣子了,妳到底對我做了什麼?

      隨心所欲掛電話,來找妳就發火,請妳吃飯就更發火,甚至打人。
      妳真的是很奇怪的女人。
      就因為這樣,讓我感覺暈頭轉向,很神奇。所以我現在就是那個瘋子。


理所當然的氣勢描述自己相思病的徵狀
無論哪個女人面對這番因自己而起的奇怪症狀說明,都會覺得不好意思
而且避無可避,完全無法用轉移話題或是裝作聽不懂來避開的告白法
說到這種地步,還不知道這男人有意於妳的女人,不是聽不懂韓文就是遲鈍到連恐龍都怕

所以一次告白還可以當作開玩笑
兩次告白還可以當作某人發神經
三次告白,還用仰臥起坐,趁機放電親近:
吉羅琳小姐從什麼時候開始這麼漂亮?從去年開始嗎?」

5d64d9059e0c149d267fb534.jpg 

相當懂得利用自己眼神魅力的優勢,把眼前的獵物電得不知所措
而託金社長原本性格就愛高調的福,他就算關懷也絕對不會是「默默」:

親自到表演學校試鏡,在學長弟面前指名要找她
甚至破例出借自己的百貨公司作為拍攝動作片的場地
在眾人面前,以白馬王子拯救落難公主般排山倒海的氣勢維護她:

「請不要對吉羅琳小姐大吼大叫,像剛剛那樣推她,是不可以的。
 她對我來說就是金泰熙、全度妍,我是吉羅琳小姐最忠實的粉絲」

連電視機前面的女性觀眾都會心動不已的場景,吉羅琳怎麼可能毫無感覺
仰臥起坐時,讓他過份曖昧的親近與「調戲」,她沒有排斥或厭惡
而是有些不知所措、怦然心動的小小微笑,卻不討厭
在眾人面前維護她,她也短暫陷入有白馬王子拯救的瑰麗夢境
那一瞬間她因為他說的話「她對我來說就是金泰熙、全度妍」心動
因此才會學全度妍擺姿勢,突然很想知道在他心裡,吉羅琳是什麼模樣,足以讓他牽掛


金洙元對吉羅琳來說是一種自我意識覺醒的刺激
因為有一個人這麼喜歡她,她開始也想打扮自己、展現自己好的一面
開始想了解吉羅琳也是個女人,身為一個女人的美麗之處
「女為悅己者容」
她開始介意自己要穿哪件衣服赴約,是否要在頸上綁個絲巾增加異性的好感度
也相當介意去他的百貨公司拿吸塵器,最好是跟朋友借個新包包充門面的想法


只是因為兩人原本所處的階層實在差太遠
對羅琳來說,如果你真喜歡我這個人,就不會介意我的身世或是破得用別針的包
對洙元來說,就算我真喜歡妳,我還是忍受不了妳的窮酸和為了吸塵器跟我槓的堅持

所以一開始兩人的關係就像探戈,你進一步我退兩步
緊繃得像隨時下一秒就不相往來,卻又偏偏離不開對方的糾纏牽扯

因此兩人開始學著去了解對方,這部份覺得呼應得很有趣也很有詩意

洙元的書櫃上擺上了羅琳愛看的詩集:
「無何之晴朗的一天
內心深處 有人在行走
偶爾也曾期待過
是我的憂鬱 我的珍貴
讓你飛錯了方向」

原本應該照著政策結婚路線走自己人生路的金洙元
因為見識到了
「帥氣的短髮、不愛笑、喜歡發火、眼睛有些悲傷,因為刀疤不能參加韓國小姐的女人」
而飛錯了方向

而羅琳也訂了洙元常看的書,如「愛麗絲夢遊仙境」,為了更了解這個社會指導層的男人
有一幕,羅琳看著書,畫面跳到洙元獨處
「愛麗絲夢遊仙境。像童話一樣。銀河被銀河感動的夜晚。
 一個不良少年站在那裡。如此微不足道的無名傷。他同回憶一起走開。」

然而,不會因為愛情而如光速般縮短距離,就是階層的現實
金洙元看到的是愛情之後依舊存在的距離
吉羅琳看到的是愛情之前早就存在的距離

固然,有個帥氣多金的黃金單身漢天天追著她跑,怎會不心動
她心動了,可是不能表現出來,不想被認為是太容易被誘捕的獵物,或短暫有趣的玩伴
所以給了他狠狠的過肩摔,時常威脅要把他第五根脊椎揍成第六根
或是乾脆叫他立正站好,天天讓他帶著小腿脛骨的瘀青回家
被女人打了但是心情很好,而且隱約有期待的感覺」然後繼續思念她
(↑我很想問金洙元的主治醫師,他除了幽閉恐懼症,或許還有被虐就有快感的傾向?)

當她從王子拯救公主的瑰麗夢境回神過來,她責怪他:
「現在託你的福被人說吉羅林的後台很硬,
 原本說一百遍就可以的對不起,現在我要說幾遍才行呢?
 你以為人生是童話嗎?
 以為人生中所有的餐桌上都有紅酒和燭光嗎?
 我所需要的不是不懂人事的百貨公司社長憐憫的善心
 這是我最後的警告,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

因為的確心動,所以她更怕真的陷入這樣的瑰麗漩渦
她很清楚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也很清楚在這個現實社會生活的無奈
夢幻的愛情當然好,但是看看連續劇偶爾想想就好,現實的她承擔不起也沒這心思
如果只是想談輕鬆的戀愛遊戲就找別人吧
畢竟「沒有一個女人可以承受明知會結束的愛情」


金洙元,是相當顛覆愛情劇公式的男主角(我可以肯定這是金編存心的惡作劇)
即使對羅琳一見鐘情,仍繼續和門當戶對的對象相親(就是想找讓他回歸正軌的方法嗎)
即使喜歡羅琳喜歡得天天都想看見她,還是能惹她難過,說些刺耳的話,挑剔她的窮酸
即使喜歡她喜歡得願意當她的人魚王子,依舊沒把握能說出「我可以拋棄一切,除了妳」

他,很明顯的,非常非常喜歡她,可是他,沒有給她任何承諾
他的愛情就像隨時斷裂的鋼索,懸於半空,讓妳又驚又怕
現在將妳捧高,但不知何時會讓妳獨自摔入深淵
所以智賢說「喜歡他,就像全世界只有自己一個人


『我知道最終你還是要走的,我一直這麼提醒自己,
  好讓自己在明天醒來的時候喜歡你少一點,在離開的時候可以輕鬆一點。』—藍宇

所以她明明動心了,還是說「我不做人魚公主」
他在母親面前說的話,很殘忍,雖然她也知道那是最好的
但是在那瞬間,她也感覺到「孤獨」
什麼時候他的情是真,什麼時候他的話是假
他的心思拐了多少個彎,幾分真心幾分躲避,都讓她覺得疲倦
你說的話總是對的,但就因為如此,所以我的心更痛

還有理性去思考對策,他的愛或許沒有那麼深,不像她瞬間就覺得心痛
已經無暇去思考他說這番話是為了護衛自己還是她

因此當洙元母親上門污辱,甚至污辱父親,羅琳心裡的傷痛像被灑了鹽
她自己被喜歡的男人嫌窮酸也就算了,連敬愛的父親都被污衊
讓她又氣又傷心的說「金洙元並不是一個值得污蔑我父親名譽而接近的男人

我完全可以了解羅琳說出這氣話的感受
沒有愛著自己父母的孩子,能容忍別人說「妳就是沒家教的孩子,父母一定也很糟糕」
因為自己的關係,使父母也遭受批評,為人子女聽來有多麼難過
如果金洙元有這麼了不起到必須踐踏父母的聲譽而留住的男人
還不如就送走他吧,因為從一開始她也總提醒自己喜歡少一點,離開時就可以輕鬆一點


「請你離開我貧窮而鄙陋的現實,回到你童話般的世界,美好的生活吧」

對比強烈的現實與童話,狠狠劃清兩人的界限
金洙元從一開始就是活在童話裡美麗的人,也是離她萬般遙遠的人,如同星星

只是兩顆心都已經計畫追不上變化
她不接電話故意逃避,他發動簡訊攻擊:
「妳真的再也不見我了嗎?這是最好的方法?妳確定嗎?
 我很擔心妳,跟我聯絡,拜託妳」

她明明轉身離開了,卻發現心已經留在他那裡
她第一次鼓起勇氣,主動走向他,「我是來見你的
她勇敢的反問,會不會像灰姑娘那樣消失,「那要取決於你。我可以不做人魚公主嗎?」

吉羅琳,不是只能等待真愛來尋她的灰姑娘
也不想成為懦弱不敢言愛、不敢要求承諾的人魚情婦
她第一次承認自己的心:
雖然知道見你會很辛苦,但比起不見你的辛苦,還是忍著見你的辛苦更容易承受。」


She                                        她
Who always seems so happy in a crowd       人群之中似乎永遠那麼快樂
Whose eyes can be so private and so proud  如此私密驕傲的雙眼
No one's allowed to see them when they cry 從不肯向任何人展示淚水

She                                        她
May be the love that cannot hope to last   也許是一段匆匆的愛情
May come to me from shadows of the past    為我驅散往昔的陰霾
That I'll remember till the day I die      只留下至死不渝的回憶

66d62c8fb7550f9dfd1f10ae.jpg 


縱然前途多舛,但至少可貴的是此刻他們確認了彼此的真心和位置
在沒有階層之分的愛情裡平等相愛著。

 
--
不能讓秘密花園成為我目前唯一中毒卻沒有寫半篇心得的韓劇
所以努力在出遠門前一天擠出一篇來(倒)

應該不像paper了吧,我已經盡量不要那麼講究細節的寫了= =a

    全站熱搜

    resol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